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122bet娱乐
来源:网上转载

  孩子有恙,他不再理我

  莫雅给我看了她女儿八个月时的照片,那是一个甜甜的女孩。“真可爱!”然而莫雅听到后没有像其他妈妈那样展现出那种自豪的笑容,她只是轻叹一声,神情幽幽地收起了照片。

  季凡在感情上曾受过伤害,因此他偏执地认为女人都是无情无义不可信任的。多年后,他累了倦了,想找个归宿,经人介绍与我相识。我看中他用情专一,对朋友有情有义,于是和他走到了一起。

  我们都不年轻了,因此很想要个孩子,而这时我却发现自己有某种慢性病。他怕我怀宝宝会对大人和胎儿有影响,曾跟我说过不要孩子,可我知道他是口是心非。医生说在同类患者中我的病是最轻微的那种,治疗后应该不影响生育。结果我在吃药的过程中怀孕了,去问医生,他说药物对胎儿不会有影响。因为这个小生命的来临,我和季凡都特别开心,也特别当心。怀孕后,为防辐射,季凡连电脑和微波炉都不许我碰。

  怀孕的前七个月,胎检一直很正常,七个多月时却忽然查出羊水污染。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我接受了剖腹产。孩子出世那天,老公特别兴奋。他一晚上没睡,给所有他认识的人打电话,诏告全天下说生了个女儿。尽管因为早产,孩子体质很弱,可季凡依然很高兴,他在耳边偷偷告诉我:女儿是医院新生儿里最好看的。如今一想到那个情形我就觉得心酸。

  女儿长到三个月,我们忽然发现她不太对劲。她似乎听不到声音也不会看人。抱去医院检查,医生也没给明确答案,只是说因为她是早产儿,可能脑发育不太健全,帮她做做康复也许会好转。

  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我尽量往好处想,可季凡的态度却很消极。虽然,表面上他说这事不能怪谁,可我知道,他心里免不了怀疑孩子是受我的病的影响。为此,我俩的关系落到了冰点。那段时间正是酷暑,为了给宝宝做康复治疗,我一天要跑几家医院,非常累,而季凡却从来都没有陪我去过任何一家医院。

  宝宝一岁多,我给她换了一家康复

  医院,在那里一位权威医生下了最后诊断:宝宝康复的希望不大。这一下子将原本就失去温情的家庭推向了崩溃的边缘。以前我每次从医院回来,他至少还会问问宝宝的治疗进展,在得到明确诊断之后,季凡整个放弃了。他再也不问宝宝的情况,并说他早就劝过我不要小孩,是我的固执造成了今天的结局。就这样,我和宝宝成了这个家里的空气。

  我想,既然不幸已经发生,那就只能调整情绪去适应现实,然而这却得不到季凡的响应。自从发现宝宝不健康以后,季凡就不再愿意跟我说话,每天他能在外面混多晚就混多晚。有段时间,他甚至一连数天不回家;即使回家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远远地背着我睡。对此他解释:他不得不逃离这个家、逃离我,因为他待在家里看到我就会想起宝宝。我表示我愿为他再生一个孩子,可季凡说绝对不可能再与我冒这个险的。

  我用QQ聊出他的实话

  在为宝宝治疗的这一年多来,我和季凡几乎没有夫妻生活。他总是借酒精和麻将来麻醉自己,逃避现实。这样过日子还叫夫妻吗?

  要么给我个痛快,两人分手;要么就振作起来,两人一起来承担。就在我想要跟季凡好好沟通时,我发现季凡在QQ上约女网友见面。虽然从后来的聊天记录里,我感觉他们没有发展,但季凡的这个举动还是深深地刺痛了我。为此,一连几个晚上,我都睡不着。实在地讲,我还是爱季凡的,结婚五年来,我们并没有出现过感情上的问题。然而,这件事却如一盆冷水将我从头淋到脚。

  这事我憋着一直没说,我还存着那么一点希望,希望季凡倦了的时候能够回头,然而,他依然是喝酒、打麻将,经常弄到夜里两三点才回家。我白天上班早,吃不消他夜夜晚归这么折腾,于是,有天我终于忍不住冲他发脾气说:“以后这么晚,你就不要回来了。”我的这句话就似冲开了火山口,他指责我太自私,不能够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却还要拖着他、耗着他。

  吵到最后,他说我根本就应该主动离开他。盛怒之下,他甚至说他可以把钱都给我,孩子由他来带大,只要我肯“放”了他。这次争吵可以算是我们在发现孩子的病情后第一次深入的交流,然而以这种方式来进行却并不是我所希望的。我自私?我拖住他?我应该离开他,还他一片空间?我从来没有想到季凡竟然会这样想。这之后,季凡一个礼拜没有归家。

  那段时间,我也申请了一个QQ号,我在网上尽量用一种比较放得开的语气跟季凡聊天,谈男人的本性、男女关系。尽管他不知道我是谁,但他说话还算不错,相比网上的有些男人,他没有什么比较露骨的语言。聊过几次后,我开始故意问他的家庭、问他对老婆的看法,他告诉我“我老婆脾气不好”。我又试探性地问他,在外面是不是有花头,答案竟然是肯定的。那一刻,我真的失望透了。

  事已至此,我找到季凡提出离婚。虽然我在家里告诉过自己,要表现得坚强不能流泪,可当我对他说出“离婚”二字,并表示不要他一分钱时,我的泪水却不争气地止也止不住。很意外,季凡并没有表现出想象中的欣喜,甚至没有显得如释重负。

  相反,他安慰我,让我冷静下来。他说我现在情绪这么激动,作出决定以后肯定要后悔,他不想乘人之危。我后来觉得,我若真的能下狠心要跟他分财产,他倒觉得心安一些;反倒是我一副成全他的架势,让他感到内疚和矛盾,毕竟我们夫妻这么多年来感情一直不错,毕竟在孩子的这件事上他觉得不能完全怪我。

  他突发奇想,我手足无措

  离婚没有谈成,这多少让我们都感觉到彼此尚存的一丝温情。当晚,季凡跟我一起回家了,这次我们谈了很多。我暗示他,现在他事业做得还不错,这个时候也许有些女人会投怀送抱,这种人能同甘但不一定能够共苦,而我还是以前的我,那个不会在他落魄的时候离

  开他的我。季凡听了似乎有些感动,他颇有些无奈地告诉我,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非常压抑,工作上压力大,回到家看到我他压力更大,所以他只能在外面喝酒搓麻,聊以“放松”。

  莫雅说,其实这次谈话,彼此都有试探的意味。她想暗示季凡,外面的花头不可靠;而季凡则想给莫雅洗洗脑子,让她接受男人在外面“放松”很正常这个概念。他的言外之意很明显:正常家庭的男人都有在外面喝酒搓麻搞娱乐的,更何况莫雅不能给他健全的家庭,那就更应该放纵他在外面“放松”。我正琢磨着他们夫妻二人的这场互相洗脑的拉锯战谁才是最后的赢家,莫雅却告诉我事态有更加戏剧化的发展。

  事实上,横亘在我们夫妻之间的问题说到底只有两个字———孩子。因此,不管我们如何给对方洗脑,但要想真正解决问题,最终还是绕不过孩子这道坎。季凡表示,既然自己回家了,大家也开诚布公地聊过,以后他就不会再出去。不过他不能接受养子,他始终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健康的孩子。

  为此,他提出了他的第一个奇想———借卵子。当时我已经知道他在外面有外遇了,我担心若是任其发展下去,他们会不会在外面生个孩子都很难说。我真的不想失去季凡,而当时我又找不到其他任何办法。为了挽回他的心,留住他的人,我觉得与其这样被动,不如默认他的这个想法。

  我答应了季凡,但具体操作要由我做主。我在医院和网上两头张罗。当我有点进展想跟季凡商量的时候,他的反应却有些迟疑。他说太仓促了,要再考虑考虑。说到底,他还是比较传统的人———而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去做这件事的时候,内心的矛盾和痛苦不是一两句话可以形容的,实话说,当听到季凡说要再考虑考虑时,我真的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最终不了了之。

  听完整个过程,我心里一颤。

  近来,在不涉及孩子问题时,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谈谈男人和女人的相处之道、男人的逢场作戏、男人的花心问题。季凡原来一直以为我是比较古板传统的人,经过这段时间我们这样的交流,他开始觉得我还是可以接受一些他所谓的“现代思想”的。因此这两天,季凡又有了一个解决我们之间僵局的新方案。他想说服我接受

  离婚,让他跟其他女人结婚生子过正常的家庭生活,作为补偿,他会养我和我们的女儿一辈子。

  他的这个方案,我在心里问了自己很多遍,答案是我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从我的道德角度出发,我要么是黑要么就是白。如果要我模棱两可地处于一个灰色地带,那我肯定接受不了,那还不如在感情上也一刀两断来得痛快,然而我却不想失去他。

  如今,我和季凡的关系较之他离家前要缓和很多。他坦白地说不是我不美丽、不贤惠,也不是他对我没了感情,其实他还是喜欢我的。听他这么说,我更是无法放弃我们的婚姻。然而,面对他的第二次奇想,面对自己了解到的那个外遇的秘密,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们的关系。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